老黃也沒有了工作,他用自己的積蓄在唐人街開了一間洗衣店。洗衣店很簡單,只有一台熨斗,一張桌子和幾個水桶而已。老黃的手很靈巧,價格低廉,也吸引了不少客戶。但是,老黃的洗衣店不斷遇到挑戰。1907年,有近8 000名白人衝擊溫哥華的唐人街,打砸搶了很多華人商舖,老黃的店鋪雖然沒有什麼東西,但是桌子被推倒,桌腿斷了,熨斗和水桶也被摔在地上,门和窗子都被砸烂。

“我們都是守法良民,為什麼發生這種事?”

“聽說經濟不好,很多人失業了,白人認為我們搶了他們的工作。”

“我們賺的也是辛苦錢呀。”

“是呀,我辛辛苦苦幹了幾十年,攢的錢還不夠把老婆孩子接過來。而他們老婆、孩子在身边,日子比我们好百倍。”

“算了,算了。聽說政府會補償的。”

“補償?!1892年卡尔加里(Calgary)唐人街被搶了,政府不过象徵性的補償了一下。”

“唉,如果我們有公民權,就不會被當作外來人口排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