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0年, 老周的兒子小周有個農場,因為勤勞、經營得當,不久,小周擴大了農場規模,還搞起了批發。很多華人也開了農場,這引起了白人的不安。

“那麼多華人開農場,食品行業不能被他們控制。”

“我們可以立法,限制華人農產品進入市場的數量和價格。”

限制法規出台後,華人農民的生計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今年土豆豐收了。”小周愁眉苦臉的說。

“豐收是好事呀,你為什麼不開心?”

“雖然豐收了,可是根據溫哥華的法规,我一半的土豆都賣不出去,剩下的就會爛在田裡,白白浪費。”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限制?這不公平!不管什麼法規不法規,生存要緊,照樣去賣。”

小周開著運土豆的卡車,衝破警察設置的路障,但是白人农民組成了一堵人牆,阻止小周進入市場。

“都是農民,憑什麼我們不能賣土豆。”小周憤憤不平的說。

“那你們也來行使加拿大公民權、加拿大投票權,制定”公平”的法律吧。”几个白人幸災樂禍。

“唉!”小周捏緊拳頭,差點跟白人打了起來。并叫道“我绝不妥协”

小周對小黃说:“听说別的地方,比如曼尼托巴省,公民权比較寬鬆,要不我們去那里吧?”

小黄说:“溫哥華有這麼多華人需要照顧,这是我们的家。我們不能逃離,我們要更團結,維護我们的合理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