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1年的一天

“每天工資1加元。”-白人工頭。

“為什麼白人拿2.5加元呢?” -老黃。

“誰讓你是黃皮膚呢?不過不管是黃皮膚還是白皮膚,都有拿更高工資的途徑。來做爆破手吧,我們需要爆破手去炸山洞,每天工資4加元。”-白人工頭

4加元!比白人工資都高,幹一天相當於華工幹四天,一年下來能積攢1000加元,確實挺誘人的。著名的弗雷澤峡谷从耶鲁镇(Yale Town)到里屯(LYTTON)的58英里路段,山体全是坚硬无比的花岗岩,直上直下。深深的河谷中激流飞溅。工程需要在悬崖峭壁上开凿出十几条主要隧道,最长的一条有上千英尺长。工人们在几乎没有立足之地的绝壁上凿洞,搭上栈道以便点炮崩山,险象环生!那些爆破手,經常是活著進去,躺著出來,重者死亡,輕者傷殘,在一次爆破中,山體崩塌,壓死了很多人,想起這些慘景,老黃搖了搖頭。

沒有機械,老黃依舊用他的血肉與汗水,同堅硬的石頭搏鬥。等別人放炮崩山後,老黃他們就用锹鎬修路,用双肩将铁轨扛到路基上铺好,再一锤锤地把道钉敲进铁轨中去。

从1881年到1884年,先后有1,5700万名华工在高山峻岭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劈山凿洞,逢水架桥。繁重的劳动,危险的作业,寒冷的气候加上疾病的折磨,使他们的身体消耗殆尽,许许多多华人的生命永远留在了这条铁路上,.這些人多数被就地草草掩埋。當這條號稱“加拿大動脈”的鐵路贯通卑诗省時,有輿論認為,每一段路軌,都有華工的血淚和白骨!约翰.麦当劳总理承认”没有华人,就没有铁路”( “without the Chinese, there would be no railr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