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鐵路的華工,大部分是從中國廣东四邑等处過來的人,當然还有刚完成修筑美国铁路壮举的华人,也有淘金潮退后各处谋生的华人。”

維多利亞港口,爺爺老黃和一批華工乘“马德里”号轮船,從香港到了維多利亞。在被形容为“浮动地狱”的底舱里经历了数月的漫长旅途,忍受了污浊的空气、恶劣的食品和风浪的多重折磨,華工們看上去普遍贫血,肮脏,衣裳褴褛。这批被称为“猪仔”的苦力,清一色都是男人,他們留着长长的辫子,有的直直地垂挂在身后,有的绕成几圈缠在头上。每个人的肩上都有一根叫做“扁担”的扁平状竹竿,竿子两头挂着竹筐,里边装的是他们的全部行李。爺爺們怪异的衣着和周围的环境形成十分强烈的对比。造鐵路的華工,大部分是從中國廣东四邑等处過來的人,當然还有刚完成修筑美国铁路壮举的华人,也有淘金潮退后各处谋生的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