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0年Diefenbaker總理引入了“權力法案”,禁止任何基於種族、來源國、膚色、宗教及性別的歧視。經過多年的努力和磋商,1967年,《移民法》終於在皮爾森(Pearson)總理任期內得到修改,刪除了包含民族和種族為標準的評級系統,轉為以能力為基礎的積分的移民系統,使種族歧視在製度法規上徹底得到消除。

1967年新移民法頒布後,受中國大陸文化大革命風暴的影響,香港左派衝擊香港政府,大批香港居民賤賣家產,定居加拿大,成為華人社區新的重要構成部分。

 進入二十世紀七十年代,雖然華人同其他族裔一樣在加拿大擁有了平等的地位。但是加拿大華人人頭稅還沒有正式的平反道歉,人們無法忘懷其造成的創傷.。而歧視也始終還是存在.。

1979年9月, CTV電視台「W5 ]製作特輯「校園大平賣」,矛頭直指華人多佔了大學教育機會,引起全國華人公憤,華人社區組織了「對抗W5事件之行動委員會」 ,他們聯絡全國十六個城市的華人社區,對CTV種族歧視作出反控. 終於該年9月30號,CTV為自己不當的言論道歉。

1982年,特魯多政府頒布了《加拿大人權憲章》,基於《人權憲章》自由和平等的原則,華人社區掀起了爭取人頭稅平反的行動,以糾正歷史上歧視性的政策和不公正的待遇。

1984年起,全加華人協進會(CCNC) 收集了四千餘名人頭稅納稅人和他們的家屬信息爭取平反人頭稅。 83年成立的全國華人保守黨則選擇在84年聯邦選舉期間公開呼籲平反人頭稅。其它協會如華裔鐵路工人基金會、華人退伍軍人協會等各個團體和個人也不懈的要求平反人頭稅。但一切都不是一帆風順的。

1989年,穆龍尼(Mulroney)總理執政期間,大陸六四慘案全球震動。加拿大政府迅速解決了六四事件期間在加拿大的7000多名學生學者的身份問題。 1993年,穆龍尼政府下台前,曾嘗試以設紀念館、頒發紀念金牌並道歉等非金錢賠償方式解決人頭稅爭議。而後人頭稅問題在接下來的幾屆政府內長期沒有任何進展,也拒絕討論。

由於憂慮97香港回歸前景,大批香港移民定居加拿大.而90年代後期,出於對加拿大自由、民主和富足生活的嚮往,大陸移民開始大量定居加拿大。到2006年,華人在加拿大的人口總數突破100萬,漢語也成為加拿大第三大語言。

2000年到2003年,一些加拿大華裔苦主對政府進行了集體起訴,2001年7月,安省高等法院及聯邦最高法院判定代表華人人頭稅苦主原告敗訴。判決中最終法院以《人權憲章》是在1982年實施,並且不具有回溯性,因而政府在法律上沒有義務為人頭稅平反; 但是同時判決指出”政府在道義上有義務進行道歉。”

2005年11月24日聯邦選舉在即,馬丁(Martin)政府在沒有廣泛徵詢意見的情況下由多元文化部長陳卓愉(Raymond Chan)和全加華人聯會(NCCC) 代表的一部分華人團體簽署人頭稅解決協議,渥京願撥款250萬元資助加國華人移民史教育項目,但是拒絕道歉和個人賠償。

這一協議從過程到結果在華人社區引起巨大爭議,迅速在成為一個全國的新聞焦點,許多華人社團和個人,尤其是人頭稅苦主及後代堅決要求徹底平反人頭稅。最終這在華人社區中演變成了2006年1月的聯邦大選投票中一個重要問題:Martin總理做了口頭道歉,但為時已晚;而反對黨領袖哈珀(Stephen Harper)許諾,一旦執政,一定道歉並作適當賠償。

2006年1月哈珀(Harper)領導的反對黨贏得大選執政。之後由小田部長和總理的國會秘書肯尼在各地舉行全國公開諮詢會,積極同華人社區商討如何平反人頭稅問題。這一諮詢長達近半年時間,遍布全國各地,各個華人群體。 2006年2月哈珀總理宣布將為華裔加拿大人遭遇的不平等作出道歉及平反人頭稅苦主。